心經黃金版作者張佑任的故事

心經黃金版作者張佑任的故事

1980年時我的父親在碧雲寺連續擲了八以上的聖筊(父親已忘記實際次數,只記得最少有八次),

將一尊三百多年的觀世音菩薩請回家裡供奉.

1981年10月26日我出生於台南市,家父是電子工廠的老闆,我是小兒子,自幼體弱多病,在我有印象的時候,我是住在台南市北區實踐街鐵路旁的工廠裡.

父親是電子甲級技術士再進階的工程師,開發了室內TV天線,用手轉動天線中間的旋鈕,三個天線就會分別往上 往左鈄上 往右鈄上伸縮,以接收TV訊號,調整收訊品質.   父親銷售了許多與天線相關的電子產品,賺到了一些錢,但是也曾在1980年代初期被倒了約當時上千萬新台幣的貨款.  

父親常過時要軋三點半的老闆生活,母親則是與父親一同打拼事業的重要伙伴,遇到這些事,可以說大半輩子都在煩惱金錢.

在我小學二三年級的時候,母親就罹患了子宮頸癌,常常需要跑醫院,對於那時沒有健保的我們家庭,更是雪上加霜.

在我大約小學三年級的時候,母親有在做電療,還嚴重到住院,過了幾天才回家.

後來到了我大概小學六年級的前半年(1992下半年),母親去醫院檢查,發現癌細胞竟然神奇地消失了,

但是到了1993年上半年,才發覺癌細胞沒有消失,而失轉移到肺臟了.

母親的病情開始慢慢地惡化,臥病在床. 暑假之後,住進了台南仁德的慢性病醫院.

那時的我則是忙碌於國中升學制度下的生活,沒有關心到母親的病況.

直到11月我出了車禍腦震盪住院一個禮拜,要出院時父親問我要不要去看看媽媽,我說好

到了母親的醫院我看到母親無力地躺在床上,鼻子用氧氣導管

外婆也來照顧她,我在母親的醫院裡也不曉得照顧母親多久時間

母親的身體狀況一直惡化

她想辦法讓外婆離開醫院,似乎有她的想法,

後來外婆也回家了,只剩下我一直照顧著  

母親常在半夜醒來,會說一些話,但是我聽得很模糊

因為母親的身體愈來愈不行了

大舅舅來看媽媽,問我要不要休學,我心裡嚇了一跳

我心裡一直以為母親會像我小學三年級那次一樣慢慢恢復就能趕快回家,但是我錯了。

某一天六姑姑來看媽媽,媽媽似乎精神都來了

坐了起來,雙手往前伸好像要擁抱人那樣,從媽媽的表情看來

她和六姑姑似乎有說不完的話

後來媽媽一直呈現彌留狀態,偶爾醒來說些很難聽得清楚的話

晚上她說她不想再打點滴了

她說她打了第二瓶點滴就要死掉了

隔天禮拜天爸爸媽媽二邊的一大群親戚都來看媽媽

媽媽的知覺反應幾乎很少了

她告訴姑姑她要穿白色的

姑姑趕快離開醫院去買

醫生進來病房把父親叫出去說話

父親連忙聯絡花蓮唸書的大哥要他趕快回來

之後第二瓶點滴就送進來打了

二姑姑拿了張符燒了符水用棉花棒沾著讓媽媽喝

其實媽媽已經沒有知覺 應該不能喝水

過了五分鐘母親嘴巴像湧泉一樣冒出咖啡色的液體

三哥這時哭了,我還不曉得嚴重性

第二次冒出來,大家都哭了

請醫生進來,但是沒有急救,我只是在想,沒有說出來,為什麼不急救 

姑姑買了壽衣回來,也哭了

大哥趕回來時聽到房裡的哭聲就跪著用爬的爬了進來,一陣嗚咽

母親雖然已沒有呼吸,但是眼角還是流出了滴淚

母親說的沒有錯,第二瓶電滴沒打完,真的就離開人世了

母親送到殯儀館的冰櫃

隔天再去看的時候

眼睛好像有張開三分之一

在殯儀館裡

來誦經的比丘尼師父問我天氣這那冷,穿一件外套這樣會不會冷

我回答道不會冷,其實身體和心裡都感到很冷

那年冬天讓我心裡感到特別寒冷

母親的後事辦完之後

我也回到學校上課去了 

幾天後 有個鄰居阿姨一邊哭泣一邊進我家門

而她的聲音就跟我母親一模一樣

她說她是我媽媽,在門口進不來

請鄰居阿姨讓她附身,才進了門

交待了一些事情,也提到她最放不下心的就是還剛上國一沒多久的我

阿姨最後才說,她有特殊體質,別跟別人提起,後來才離去

相信阿姨和媽媽的感情應該不錯,才願意這樣子幫忙

媽過世之後

在學校裡下課的那十分鐘

我也只是坐在座位上發呆

不知道在想些什麼或是什麼多不想

內心有許多問號

偶爾會有隔壁班的女同學從教室的窗外看進來

一次二次三次

後來這位女同學向我借了國文課本

我就借給她了

等到下課時課本還了回來

我沒注意,直接把課本放進抽屜

直到國文課,打開了課本才發現了一張摺好的小紙條

內容是希望能和我做朋友,我莫名地感到開心,才讓我逐漸忘卻了母親的痛苦

她是小美, 我們週末都會約在學校的後門,然後再去她同學家或其他地方玩

那時候手機還不普遍

我們電話約了就是不見不散

現在想起來真的是不簡單

她同學有拿麥香請我們, 我故意要和小美對調喝過的麥香

她發現也笑笑但是沒有讓我喝她喝過的麥香

約會結束後

她和她的姐妹淘就騎著腳踏車到陪我回我家

但是我沒讓她們進去,可能是年紀小不懂事,不然應該請她們進去坐坐才對

幾天之後,一如往常地我們都會提早到學校先在她住在學校週圍的朋友家坐坐

某一天的放學後,我回到了家裡,大概六點多,哥哥跟我說外面有二個女生找你

原來是小美和她朋友,我就出去和她們聊聊天,

但是也沒讓她們進屋,之後她們就騎腳踏車回家了

大概八點左右我接到小美的電話,說她們發生了車禍,人在奇美醫院.

我內心有點忐忑,但是家人都出門了

隔天到了學校,小美和她朋友沒上學,我才發現問題大了

過了幾天她們有上學,小美的手綁著紗布,她朋友則是頭上貼了紗布

我在想,如果我有留她們進屋子坐坐,送她們回家也許就不會發生這車禍了

我內心不斷地自責著

那時的父親沒多久就被公司開除

之後和朋友開了家電子公司

生活才逐漸恢復正常

我國二那年父親的公司愈做愈好

也過了好一陣子的好日子

但不到一年卻又被倒上千萬的貨款

公司也收掉了

有時候我在想

如果好過的時候的錢留起來在不好過的時候花

生活多平穩多快樂

原本在牛頭班的我,有了不錯的家境

也想過不一定要那麼認真唸書

國三分了班又在牛頭班

但我不認為我應該在牛頭班

家裡也陷入逆境

讓我不得不為自已的未來好好奮鬥

我受到大哥的提點

買了教學式講義學數學

範例看一篇,實際再寫一篇

弄懂了一些,

成績也慢慢地進步,

班上的小文還挺照顧我的,

幫我做了些事,還買幾次早餐給我

不過有一次她跟我借作業本,

還給我的時候我才發現不對,

我作業本後面有寫小美的名字,

我還問她是不是看到了,

她點了點頭,

我真是糗極了,

但是有女孩在母親過世後來和我認識,我實在很感恩,

小美又很惜緣,常寫"緣"這個字,

我實在苦惱,我好像有些糟糕.

小文還問我小美是哪一班的,

小文跑去看過回來之後還對我愈來愈好

但是小文剪了短髮.

那是某一天的中午,有個人唸了小文的頭髮,我心裡不是滋味

發了脾氣,書包拿著就翻了牆出學校

到了晚上去我哥班上晚自習時,全班都對我投以羨慕的眼神

還說我女朋友很漂亮,我才知道小文在我翻牆之後跑去我哥班上找我哥說我發脾氣的事.

真是難得的紅粉知己,我們有事都會跟彼此說,我還借她聽我愛聽的錄音帶.

中午我們都會在學校用營養午餐,她問我要不要她幫我洗餐盤,我心裡很高興,很開心地回答好啊,我們無話不談,常常交流,彼此關心。

之後的二十年,我都常常無意地在課本或筆記本上練習寫她的名字。 國中生活多多少少因為課業壓力,校園生活壓力顯得緊張,我慶幸遇到這樣子的一個知己,她有了解我母親過世的事情,相互鼓勵勉勵,讓我在國中的生活裡更加美好與安心。

慢慢地我相信愛能化解苦痛,有無限力量。

如果想知道小美小文長怎樣,只要想像小美像是年輕的朱茵,小文就像愛情小說封面畫的女主角。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